count

外媒:世界亟需提振全球治理信心

2016.08.29 12:59来源: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8月29日报道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8月18日刊登《全球治理的作用是什么》一文,作者为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副主席凯末尔·德尔维什。文章全文如下:

全球治理能解决我们的大部分经济问题吗?或者它经常做出超过其兑现能力的承诺,并把注意力从各国政府应当实施的更为务实的改革转移开来吗?哈佛大学经济学家达尼·罗德里克在最近的一篇评论中若有所思地认为是后者。他是对的吗?

全球治理不是凭空而来

诚然,国家政策对一个国家的民众具有更为直接的影响——不管好坏。但我们不能忽视糟糕的国家政策对全球的影响,罗德里克提出的最明显例证就是温室气体排放和传染病。“原产国”的民众可能要付出代价,但我们其他人也要付出代价。

“全球化”的口号已经流行了几十年,而且不可否认,全球治理的必要性在最近几年被夸大了,尤其是被中左派人士夸大了。这导致人们要求新的替代语,比如“负责任的民族主义”或者与超国家相对的欧盟“政府间”决策。

这类提议有助于坦诚地交换意见。例如,我们应当重新评价现行的决定贸易协议的制度,这些贸易协议已经变得更关注管理事务和投资事务,而非消除进口关税和其他进口壁垒。有些协议允许贸易团体加入给予跨国公司不正当市场权力而损害消费者保护的条款。不奇怪,对于这些协议,就连一些支持自由贸易的人士也反对。

不过,近几年加强全球治理的要求不是凭空而来的。毫无疑问,各国在经济和社会方面变得更加相互依赖,这要归因于贸易、旅游和电信,更不要提跨国公司的业务方式和国际资金流量。全球交往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广泛、快速和无所不在。

当下挑战本质具全球性

全球化可能偶尔遭遇减速带,比如当下全球贸易放缓;但推动互联性的潜在技术变革将只会继续把人们和国家更紧密地连接起来。

这到头来是好事,因为我们当下面对的重大挑战本质上是全球性的。减轻气候变化影响的努力将需要持续的全球协作。即便是本地的举措——它们对解决气候变化问题变得越来越重要——也必须适应一个融合了全球政策和责任的框架。否则,人们将感觉不到他们产生了重大影响或者为一个共同目标作出了贡献,而且其他人也感觉不到要有所作为的压力。

另一项全球挑战是征税,这要求国际合作来制止猖獗的避税和逃税。这不仅是个别“避税港”的问题,还必须捕捉企业通过“转移定价”和“税基改变”等复杂方法在国际上转移来使它们的税金降至最低的企业利润。

不同国家之间的不同税收规定导致各国政府陷入一场近乎零和博弈,它们不得不奉行以邻为壑的政策,以便从一张不断缩小的馅饼上获取较大的一块儿。在现行制度下,各国具有强烈的动机向在境内运营的公司提供越来越大的税收优惠,尽管随着公司把它们公开宣布的利润从一个辖区转向另一个辖区,这些国家一样有可能被另一个国家逐渐削弱。

在大多数情况下,利用这个分裂制度的企业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但如果各国真心要减少不平等和为民众的养老和医疗保健筹集资金,那它们就必须在优先考虑公平税收的全球治理行动中进行合作。

防止20世纪大悲剧重演

气候变化和征税只是需要全球合作的事务中的两件,这个清单还很长。美联储之类的大型储备货币央行的货币政策能够产生深远的溢出效应,就像自我毁灭的汇率政策和跨境资金流量的规定一样。在大多数情况下,损害向下游流动,从大国流向较小的国家;但是,如果有足够多的小国受到影响,累积损害会回流到较大的经济体,就像我们已经在欧债危机中看到的那样。

鉴于这些挑战的规模,我们别无选择,只能进行国际合作和加强全球和地区机构和框架,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盟和二十国集团(G20)。G20杭州峰会将于下月召开。但全球治理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命题。当国家或地方政策足以解决问题时,就应该奉行这些政策。

实际上,辅助性原则——应该在尽可能低的级别上做决策——对灵活和起作用的全球治理至关重要。全球治理框架的存在永远不要成为国家和地方不作为的借口。公共政策是一种具有地方、国家、地区和全球维度的多级和多渠道行动。理想的情况是,政策辩论应当承认这一现实。

我们还必须承认从另一个角度提振全球治理信心的紧迫性。在美国、亚洲、欧洲和中东各处,身份政治和仇外民族主义的复苏有可能让20世纪的大悲剧重演。在这个背景下,强调地球村的存在和需求不仅出于经济原因,而且对帮助确保世界和平也是必要的。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