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俄媒:G20平台对全球治理举足轻重

2016.09.06 10:21来源: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9月6日报道 俄媒称,9月5日,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在杭州落下帷幕。会议前,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G20有必要深耕经济问题,而非国际政治。他指出:“当然,政治会影响经济进程,这是显见的事实,但如果我们将一些纷争,或者哪怕不是纷争而是非常重要的、但属于国际政治范畴的问题转移到此处讨论,那么就相当于令‘G20’的议程超负荷运作,我们不是急于处理金融、经济的结构性调整、减税等问题,而是会无休无止地陷入对叙利亚或是其他国际问题的争吵当中。”然而,G20事实上已不再是一个纯粹意义上的经济论坛。为何会这样?为什么需要G20这一平台?以下试图对上述问题加以剖析。

曾是非正式俱乐部

俄罗斯连塔网9月5日发表题为《伟大的G20》的文章。文章称,G20出现于上世纪90年代末期,亚洲国家陷入金融危机,西方国家也不知如何应对。正是在此刻,八国集团(G8)的财长们提出了扩大全球经济命运主宰者范围的主张。他们的逻辑非常简单明确:若无中国和印度,全球经济问题的解决就无从谈起。而后,美英两国对G20的潜在成员国进行了独特的“试镜”。

1999年12月,G20在柏林举行了成立大会,而后便被迅速遗忘,直至10年后即2008年新一轮经济危机来袭。此前,它从未举办过峰会,只是每年召开财长和央行行长会。然而,美国投行雷曼兄弟公司以及住房贷款融资机构房地美和房利美的破产,后果殃及了所有人。全球都感受到流通性不足以及银行间市场的危机。各方均意识到,无人能够单枪匹马应对危机,这就是说,需要群策群力。

一直被束之高阁的G20终于有了用武之地。G20峰会不是以年度例会的形式举行,而类似紧急召开的生产会议,这也证明了全球经济形势的确岌岌可危。首届峰会被冠以反危机之名,于2008年11月在华盛顿举行,仅过了半年,即2009年4月,第二届便在伦敦召开,同年9月,第三届又马不停蹄地揭开帷幕,同样是在美国,选址匹兹堡。

2008年峰会落幕后,时任法国总统的萨科奇表示,“我们正在步入新的世界”。在他看来,“围绕金融领域行为的主要原则、加强对金融市场活动的监管达成了历史性协议”。

虽然当时将上述峰会与头脑风暴相媲美,但它取得的实际成果却乏善可陈。此外,峰会决策的合法性也引发了众多争议,毕竟G20只是一个非正式俱乐部。

堪称“对表”最佳选择

文章称,经济危机的风口浪尖已经过去,但G20的平台得以保留下来,而且已步入了新的层面,即政治领域。原因再简单不过。一方面,G20聚集了全球各大洲的不同国家,比G8更具代表性,也更能体现实力对比的均衡性;另一方面,G20为全球领导人进行“私下”会晤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如需见面并讨论时局,用外交官的行话说叫“对表”,但又不便大费周章安排正式访问,这样的近距离会晤最适宜不过。若是急需为两个关系非常复杂的国家安排领导人会面,G20的最大优势便凸显出来。出于政治方面的考量,他们不可能前往对方国家,但又需面对面交谈。在此情形下,G20堪称最佳选择,因为它属于中立之地。

例如,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土耳其领导人埃尔多安在杭州峰会期间见了面,两人的关系早就嫌隙暗生,在土耳其发生未遂政变(华盛顿虽然谴责了,但用词有意克制)后,变得相当冷淡。安卡拉坚持要美国引渡政变策划者居伦。在本届峰会期间,两国总统得以面对面阐明自己对于妨碍双边对话的问题的所有观点和主张。

凸显G7机制落伍

文章称,对于莫斯科而言,G20的意义尤为重大,因为克里米亚重返俄版图,俄罗斯被G8开除。由于G8是个非正式俱乐部,所以不可能从法律上将俄扫地出门,但其他七国并未前往索契出席2014年的G8峰会,而是赶往布鲁塞尔,在普京缺席的情况下开小会。

当一架民航客机在俄乌边境上空被击落后,西方精英将孤立俄罗斯视为目标。正因如此,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召开的G20峰会才备受关注。澳大利亚有公民搭乘了那架命运多舛的客机,所以该国有民众认为不应让俄罗斯代表团来开会。不过,他们很快便被点醒:这是G20峰会,只有各方同意才能作出类似决定。

在此背景下,普京需要向外界表明尽管俄与西方发生争吵,但这并非世界末日,它在其他各洲还有伙伴。他的确这样做了。非但如此,金砖国家在峰会期间还谴责了针对俄罗斯的制裁。而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虽然在峰会前夕扬言要“抱摔”普京,但普京仍然与他展开了建设性的交谈。

不管怎样,在之后的安塔利亚峰会上,没有人重提孤立俄罗斯的话题,相反,普京与奥巴马沉浸于交谈之中的画面传遍了全球。

文章称,值得一提的是,有关俄罗斯有必要再度加入七国集团(G7)的言论不时浮出水面。例如,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6月曾表示:“我们并不希望G8永远变成G7。我们坚定需要俄罗斯,以调停在毗邻欧洲的区域所发生的旷日持久的冲突。”

然而,在俄罗斯国内,对上述呼吁的响应并不热情。俄副外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评论道:“我们没有发现复苏旧有机制的必要性。这是重蹈覆辙,没有任何新意。因此,我认为俄加入G8的问题完全缺乏现实意义。”普京的新闻秘书德米特里·佩斯科夫也强调:“莫斯科对G20机制感到满意,后者能够最为完整地体现全球主要经济大国对时局的反应,最为全面地反映实力分布格局,俄罗斯因而得以在这一机制中最充分地发挥自己的潜力。”

文章称,上述言论未必是违心的。毕竟世界已经改变,G7不再是一个顶级特权俱乐部,值得为了跻身其中而不惜一切代价。相反,G7被视为落伍的机制,这并不意味着它会在可预见的将来停止存在,但G20的地位更为举足轻重,这是显而易见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