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外媒:中美竞合态势决定21世纪世界面貌

2016.09.20 10:35来源: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9月20日报道 《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双月刊9月8日一期刊登题为《团结与斗争》一文,作者为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瓦西里·卡申。文章称,正如中国政治家和学者喜欢强调的那样,美中关系是“21世纪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它已经逐步变成全世界的中心话题之一。

文章称,美中关系发展不易,俄罗斯外交政策乃至亚洲之外的地区局势都取决于这一关系。两国的矛盾会走多远?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有必要回忆一下美国和中国为什么开始合作,两国关系的发展目标是什么,又导致了什么样的结果。

最初为联合反苏

北京转投美国的反苏联盟是莫斯科在苏美全球对抗时期最严重的外交灾难。苏联和苏共失去了对第三世界一系列左翼和民族解放运动的影响力,却得到一个积极、有威望、很快在联合国安理会获得席位的对手。苏联不得不在西伯利亚和远东的原始森林里部署数十万人的军团,为他们提供住所和基础设施,使经济不堪重负。

然而,1988年至1989年发生了一些重大变化,使以反苏为基础的美中伙伴关系失去了基本前提。苏军撤出阿富汗,越南开始从柬埔寨撤军,苏中关系在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访华期间实现了正常化。

中美关系进入危机时期。在1989年后,中国受到美国及其盟友的经济和技术制裁,其中一些(武器禁运)至今仍未取消。全面重新审视对华关系的呼声在美国国会响起。

两国关系在经济和意识形态这两个重要因素的基础上得以保留、转型和重新发展。到1990年,中美贸易额已达200亿美元,年增长百分之几十。跨国公司对中国的直接投资也达到一年66亿美元。对企业来说,中国显然是前途光明的巨大市场和有利可图的生产基地。

文章称,北京认真考虑了美国企业对政治的影响,高度重视与企业界的关系。出于需要,中国在短时间内购买了一大批美国商品,比如客机、汽车、工业设备等。到苏联解体时,中美合作已经获得了能向国会和总统建言的积极支持者和利益相关者。

中国实力被低估

文章称,从意识形态角度来说,在苏联垮台后,有威望的共产主义政权不再被视为重大敌人。90年代互联网的普及伴随着更高的浪漫主义预期,强化了中国政权将不可避免地迅速变化的幻觉。克林顿2000年3月在国会就对华提供永久性正常贸易地位的问题发表讲话时,系统地阐述了这种观点。他说:“在新世纪,自由将通过移动电话和因特网传播……在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体里,经济创新和政治权利扩大必然是同步的,不管某人喜不喜欢。”

但如今,中国政府拥有了管控互联网的有效系统。在网络间谍、网络安全和利用网络完成政治任务方面,中国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之一。新技术不但没有破坏,反而巩固了这个系统,增强了它的宣传和控制能力。

总的来说,美国从未打算容忍中国以现在的形式存在。从上世纪60年代末到邓小平改革初见成效以来,美国对华政策的基础一直是(在经历了一系列惨痛失败后)不惜一切代价恢复与莫斯科的力量平衡。之后,特别是当共产主义在欧洲垮台后,出发点变成了美国的主流教条世界观。根据这种观念,中国将随着经济发展和现代化走向自由资本主义秩序。在这种转型发生之前,华盛顿打算在其利益受到妨碍的领域遏制中国。它认为这不必花费太多努力。

文章称,中国自90年代中期开始的强军努力未被忽视。2000年,美国国会要求五角大楼每年提供中国军力报告。尽管如此,直到21世纪初,西方一直对北京在这方面的动作一笑置之。西方认为中国无法在合理时间内建立高科技工业基础和强大的军队。中国在非洲、拉美、近东等地区的经济扩张速度、政治影响力的增长和利益范围的扩大也被低估。

转型偏离美预期

文章称,中国坚定奉行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的外交方针。主张谨慎改革、与西方合作的自由派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赢得了政府的好感。与美国政商界代表建立关系的努力富有成效。当然,中国在这段时间确实经历了重大的社会和政治转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转型方向越来越偏离美国的预期。中国的改革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东欧剧变没有任何共同点。这些改革更容易让人想起19世纪的西欧、19世纪末到20世纪中叶的俄罗斯和日本。

工业化和经济跃进不可避免地导致了代沟、长期生活方式和家庭传统的破坏、经济不平等以及激进主义。内部冲突逐步激化,社会感受到对“铁腕”的需要。对经济和工业成就的陶醉、民族主义的兴起、特殊感等因素增强了这种需求。

政治军事化和激进思想的日益兴起表明,中国正处在欧洲大国和日本100多年前所处的政治发展阶段。历史经验表明,一个国家可以以这种状态生存并快速发展很长时间——至少是几十年,包括在科技领域。欧洲列强和日本帝国走向没落不是由于自然平稳的演变,而是在世界大战之后,大战导致国家解体或战胜国占领战败国。在核时代,这种战争爆发的几率降低了。同时,在完成建造核盾牌的基本工作后,维护核盾牌的成本要低得多(战略火箭兵的支出不到俄军事开支的10%)。这可以确保军事上不易受攻击,避免经济过度紧张,当然前提是奉行理智的(亦即非苏联式的)军事政策。

文章称,中国如今已成为经济超级大国和军事强国。中国因素彻底使之变成自然资源供应国与购买国之间对后者不利的关系模式。随着新的市场以及代替西方的投资和技术来源的出现,输出资源和廉价劳动力的发展中国家感到更加自信。实际上已经可以把一系列国家看作中国的“客户”,如东南亚的柬埔寨和老挝。尽管美国谴责泰国政变,但与北京的伙伴关系加强了该国军政府领导人的地位。

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俄的世界第三军事和军工大国。同时,中国在个别重要的军力指标上超越了俄罗斯,且拥有更多可用于扩大军力的储备金。

美对华怀疑加深

文章称,无论如何,中国会逐渐变成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的忠实成员这一观点已不在讨论范围内。对华遏制的范围开始扩大,而中美合作领域则日渐收窄。应当指出,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至本世纪初,美国对中国将迅速转型的怀疑就加深了,但9·11事件暂时将美国政坛的注意力转移到中东,直至奥巴马当局宣布“重返亚洲”战略。一些分析家预期,乌克兰危机将给中国第二次喘息之机。但乌克兰局势在总体稳定下来后退出了全球议程,西太平洋局势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关注。当然,人们也可以对此视而不见,以庞大的中美贸易数据和中美的相互交流来证明,两国关系密切和富有成果,竞争只是次要因素。

但与法国在18世纪至19世纪初的“软实力”相比,美国如今的“软实力”只是小巫见大巫。欧洲国家的整个贵族阶层一度都讲法语。法国曾是时尚与艺术的唯一风向标,迄今为止,俄罗斯的语言中还保留了那个时代的印记。但众所周知,这并未保全法国。讲法语的俄罗斯贵族将巴什基尔骑兵队派往巴黎。在一战中交手的欧洲列强,它们的统治阶层和主要家族之间都有血缘关系。策划袭击珍珠港事件的日本将军山本五十六是出色的美国通,曾在美国学习和工作多年。当时许多受过教育的日本人深受英美文化影响。

当然,当今世界两大巨头之间的对抗升级将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两国贸易和各领域合作仍将继续。人们其实很难否定这样的论断:在贸易、投资和发展的文明时代,大国之间不可能爆发直接冲突。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