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期推动中韩关系发展的思路探讨(下):建设东北亚安全合作机制

2019.02.08来源:参考消息网

编者按:世界格局变迁的压力、中国改革开放的驱动力、外部环境对中国需求的塑造力三个方面的共同作用,促使新时期中国外交实现新的转型,呈现出不同于以往,且有别于其他国家的新特点。这为新时期中韩关系发展,创造了新机遇,营造了新氛围,提供了新动能。新时期中韩关系发展应面向“四个伙伴”,要妥善处理其中的美国因素。两国应相互平衡朝鲜半岛政策,并在东北亚地区构建机制化的安全合作框架。中韩宜着力破除双边关系发展中的消极因素,为营造和平稳定、繁荣发展的地区环境,创造条件、夯实基础。

本文作者:郭锐 同济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博士后流动站博士后、同济大学中国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参考消息网2月8日报道 面对当前半岛局势,中韩应推动建设更加成熟的东北亚多边安全合作机制,以机制化的、长效化的安全合作突破“东亚安全困境”和“东亚悖论”的束缚。

坚定实施朝鲜半岛南北平衡政策

中韩两国应协调半岛政策,努力实现彼此间政策的平衡。新时期,中国如何继续保持对朝鲜半岛南北关系的政策平衡,发挥平衡外交、灵活外交的独特作用,避免不必要的地缘政治冲突和地缘安全摩擦,确实是要认真思考和仔细斟酌的重大现实问题。对中国来说,只要是有利于朝鲜半岛和平与发展,有利于地区合作与繁荣的事情,就应坚持立场,不畏强权,无惧猜忌。中国要占据一定的主动地位,以便最大限度地维护自身利益,这也有利于维护整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局面。

虽然美朝新加坡峰会后,朝鲜半岛局势延续缓和向好的难得势头,但与当前朝韩关系迅速改善、势头不减相比,美朝关系并未迎来加速改善的局面,反倒是一度有所波折。这主要是缘于美朝双方在对朝鲜半岛无核化内容的理解、朝鲜半岛无核化目标的设定、朝鲜弃核路线图的安排、朝鲜弃核补偿与安全保障等关键问题上,存在利益层次、观念层次、规则层次上的战略分歧所致。

目前来看,虽然朝鲜半岛缓和势头不会轻易逆转,但这并不意味着朝鲜半岛局势已经进入和平、稳定的有序状态。即便美朝、朝韩之间签署了“终战协定”,也不代表朝鲜半岛真正由停战机制过渡到了和平机制的新阶段。换言之,朝鲜半岛停和机制转换关乎未来半岛局势走向和半岛无核化目标的实现,需要相关各方的共同努力,这显然是无法依靠双边协定来落实和保障的。

对中韩两国来说,一方面,要推动朝鲜更好地融入国际社会。创造各种有利条件,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目标稳妥实现,就要推动朝鲜半岛从停战机制长效化转为和平机制,就要寻求建立更加成熟的东北亚多边安全合作机制。由此,促使朝美、朝韩、朝日关系实现正常化,使朝鲜真正成为东北亚共同体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保持对朝经济合作势头,积极引导朝鲜走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发展新路,为其更好地融入国际社会打牢基础、做足准备,就需要中韩两国平衡好各自的对朝鲜半岛政策。另一方面,深化共同利益,加强中韩安全领域合作。

有韩国学者认为,中国快速发展,“韩国肯定会更加不舒服,只有靠近美国”。如前所述,这种观点难以自圆其说,在事实上也是站不住脚的。中国需要做的是始终保持战略定力,拿捏好政策尺度,在沉着应对中增进长期政策收益。在当前朝鲜局势缓和势头能否持续下去还不明朗的微妙时期,中国应继续秉持公正立场,展开穿梭外交和平衡外交,稳妥化解各种矛盾,努力消除各类风险。

中韩两国在朝鲜半岛事务上具有显而易见的、广泛的共同利益,如:极力避免再生战事、致力于朝鲜半岛和平与合作等。虽然当前东北亚地区局势相对平稳、朝鲜半岛局势难得缓和,但是“哪怕是相对来说比较小的事件,也有可能冲垮安全阀”。换言之,只要朝鲜半岛和平机制没有长效化建立起来,则影响朝鲜半岛局势变化的结构性矛盾和联系因素就不会停止产生负面作用。

朝鲜半岛乃至东北亚地区局势长期不稳定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包括美朝在内的多对国家缺乏互信,并长期保持一种战略对抗态势。显然,这种对抗式关系的严重威胁性、风险传导性、动荡扩散性是难以预估和把握的。尤其是美朝两国之间的长期对抗格局及由此呈现的一种非对称状态,对朝鲜半岛局势变化及整个地区安全来说,无疑有着不可想象的冲击力和破坏力。目前来看,在特朗普总统遭遇中期选举不利的情况下,美朝关系变化又增添新的不确定因素。

在不明朗的局势下,中韩两国应一心合作,秉持公正原则,立足于长远,着眼于大局,发挥“稳定器”“催化剂”“活力源”的独特作用,使自身及整个地区的安全利益不至严重受损,确保朝鲜半岛局势变化不再反反复复,不再后退,共同维护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局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