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冯娜·巴尔:鲜为人知的致癌病毒猎手

2023.01.24来源: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1月24日报道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近日刊发题为《发现95%的人体内存在致癌病毒却隐姓埋名的女性》的文章,作者是曼努埃尔·安塞德。全文摘编如下:

6年前,一名叫伊冯娜·鲍尔丁的老师在澳大利亚去世,但这个消息并未流传开来。几乎没人知道,这名隐姓埋名的数学老师实际上是伊冯娜·巴尔(她的婚前姓氏),即爱泼斯坦-巴尔病毒(EB病毒)的共同发现者。这种直径为0.00012毫米的有机结构是诱发接吻病、多发性硬化症甚至一些肿瘤的罪魁祸首。每100人中就有95人感染这种病毒。

找到病毒痕迹

去世前,巴尔有半辈子因得不到长期合同而辗转于多所学校任教。找到带有她名字的病毒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冒险——逃离纳粹魔爪的犹太科学家、侥幸的发现、所谓来自上帝的感召乃至在伊迪·阿明独裁统治期间对成千上万的乌干达儿童进行实验——但她的女儿柯尔丝滕·鲍尔丁说,巴尔几乎从不谈自己的过去。她解释说:“母亲从不多谈,她把这看作是生命中无足轻重的一部分。”

历史学家格雷戈里·摩根所著《致癌病毒猎手》一书,找回了这些先驱者的冒险经历,其中包括伊冯娜·巴尔从实验室消失之前的壮举。该书作者表示:“她放弃了研究,部分是因为她的性别歧视经历。”

故事开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1943年,军医丹尼斯·伯基特被派往乌干达与英国军队,战后他留在坎帕拉的一家医院工作。1957年的一天,一名同事给他送来一个颌部严重肿胀的孩子,但他无法得出诊断结论。几周后,这名外科医生又遇到相似病例。这可能不是巧合。伯基特搜寻了多家医院的医疗记录,发现了38例类似的病例:所有儿童都来自非洲中部的热带地带。这是一种恶性肿瘤,最终得名伯基特氏淋巴瘤。

这名外科医生于1961年前往伦敦,在米德尔塞克斯医院的一次会议上介绍了他的发现,令在座的英国病毒学家安东尼·爱泼斯坦目瞪口呆。病例在非洲的离奇分布情况(在偏冷地区没有罹患这些肿瘤的儿童)可能暗示一种昆虫,也许是蚊子,正在传播一种诱发癌症的病毒。以前从未有一种病毒与肿瘤存在关联。

爱泼斯坦随后找到伯基特,他们决定一起调查。这名外科医生开始从乌干达寄来患病儿童的样本,而这名病毒学家则在实验室中对这些样本进行分析。两年里,爱泼斯坦尝试了各种方法,但没有出现哪怕一个病毒的痕迹。

爱泼斯坦在1963年底聘请了一位助手:伊冯娜·巴尔,一名31岁的爱尔兰女性,曾在都柏林学习动物学。爱泼斯坦将样本交由她培养,而巴尔最终取得成功。这些细胞取自一个9岁非洲女孩的恶性肿瘤,从那时起就一直在增殖。今天,研究人员可以用900欧元买到它们的冷冻样本。它们被命名为EB1:第一个爱泼斯坦和巴尔的细胞系。

在拥有足够多的淋巴瘤细胞后,爱泼斯坦终于能够在他强大的电子显微镜下检查它们。1964年3月28日,爱泼斯坦、巴尔和病理学家伯特·阿冲(音)向全世界宣布,他们在伯基特氏淋巴瘤细胞中发现了病毒。

将余生献给讲台

伊冯娜·巴尔与澳大利亚人斯图尔特·鲍尔丁结婚,并于1965年搬到墨尔本。她的女儿柯尔丝滕·鲍尔丁认为她在莫纳什大学做过博士后研究,但不清楚具体在哪个实验室。

鲍尔丁回忆道:“她对我说,那是个男人的俱乐部。我印象中是,她很难得到一个正式职位,所以就去教书了。”在余下的职业生涯中,伊冯娜·巴尔先后供职于不同的学校,教授物理、化学、生物和数学课程。她的女儿解释说:“她非常喜欢和别人打交道,帮助他人,所以我觉得相较于研究,教学才更适合她。她从未后悔过放弃学术研究,她认为那个职业很难干下去。”

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阿尔贝托·阿斯凯里奥是研究EB病毒的全球顶尖专家之一,却始终没能和伊冯娜·巴尔交流。他说:“她离开了学界,她的名字鲜为人知。”

阿斯凯里奥回忆说,2014年,牛津举行科学会议纪念发现EB病毒半个世纪,这名爱尔兰女性向会议方发送了一个短视频。从她向在座专家的致辞中可以看出,她被遗忘到何种程度:“大家好!我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向各位致以诚挚问候。我的名字是伊冯娜·鲍尔丁,EB病毒里面的巴尔是我。巴尔是我的婚前姓氏。”

格雷戈里·摩根在书中强调了一个惊人的数字:20%的人类肿瘤是由病毒引起的。摩根说,揭示这些意想不到的联系的科学家拯救了“或许数百万人的生命”。爱泼斯坦和巴尔是最早的。2021年,学界为爱泼斯坦百年诞辰庆生。而伊冯娜·巴尔则将余生献给了学校讲台,与家人一起旅行,在乡间散步和观鸟。她的女儿说:“她喜欢手工活儿,比如编织。”她的墓碑倒是记得她的功绩:“EB病毒的共同发现者。”(编译/李子健)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