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士兵卖命百姓享福?美刊批本国军民关系弊病丛生

2016.09.21 00:08来源:参考军事

参考消息网9月21日报道 美国《外交》双月刊9/10月一期发表安德鲁·巴切维奇的一篇文章,题为《结束无休止的战争:一个务实的军事战略》,摘编如下:

当政府进入战争的时候,国家也将进入战争。自从冷战结束后,美国主要采取的做法与此相反,反映出这个超级大国对于“能够进行遥远的战争的同时,国内生活不受影响地正常进行”的期望。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它们是美国历史上最漫长的战争)期间,大多数美国人听从了布什在“9·11”袭击后发出的“享受生活,用我们希望的方式”的主张。这一安排中所隐含的“我们在打仗时购物”的契约损害了美军的战斗力,支持了政治式的不负责任。

下一届政府将继承一种存在深刻缺陷的军民关系,其历史可以追溯到越战。差不多半个世纪前,对这场战争幻想的破灭导致美国人抛弃了此前一直成为美国军事制度基础的公民士民传统。通过放弃他们之前对于征兵的认可,美国民众实际上选择了逃避战争,而战争成为专属于常备军的事情——对此美国的建国者们曾经做出过警告。

只要美国把自己的活动局限于小规模的意外事件如入侵格林达纳或轰炸科索沃,或持续时间有限的战事如1990至1991年的海湾战争,这种安排就运转得足够完善。不过,在漫长战争的时代,其缺点变得极其显眼。当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入侵导致2个泥潭时,美国发现自己需要比战争规划人员所预期的更多的士兵。历史上曾让美国能够向战场投入大量军队的做法(在19世纪召集大量志愿者参军以及在20世纪依靠征兵)不复存在。尽管今天有足够多的青年男女符合参军的条件,但却很少有人选择参军。华盛顿对于战争的爱好超越了年龄适合参军的美国人为国家战斗(也许还要战死)的意愿。

为了弥补差额,政府采取了权宜之计。它让在军队服役的不到1%的美国人重复执行战斗派遣使命,它讨好外国政府以换取对方象征性的出兵。它雇佣承包商来执行先前指派给军人的任务。结果并不符合公认的成功、甚至公平的标准。如果胜利意为实现宣称的政治目标,那么美军并未获胜。如果民主国家的公平意为分担牺牲,那么现存的美国军事制度并不公平。

与此同时,很大程度上与军队脱离的人民发现他们对于军队的使用方式极少有发言权。当高级官员和高级指挥员无休止地试验各种方法(从“震慑”到反叛乱到反恐到定点暗杀等)以便把军力转化成某种近似于希望的结果的时候,民众认识到了他们已经被赋予了旁观者的地位。

修补这种缺陷的关系并非易事。做到这一点的第一步应该是要求人民为政府以他们的名义进行的战争支付费用。当美军开赴某个外国作战时,税收应该相应上涨,从而结束让未来几代普通美国人来承担当今国家安全精英积累起的债务的不光彩做法。如果下一任总统认定,决定叙利亚内战的结果或保卫乌克兰领土完整需要美国的大规模军事行动,那么美国人应该共同出钱支付费用。

第二步则是从第一步而来的:赋予全体美国人进行超出常备军能力的战争的责任。如何做到这一点?在仍然利用志愿兵填补现役军人位置的同时,利用在人种、性别、种族、地区以及(最重要的)阶级等方面体现美国社会状况的预备役军人支持常备军。

当然,建立一支具有美国特征的预备役的唯一途径是授权政府规定非志愿兵役。诀窍是使这种授权在政治上得到认可。就这一点而言,确切定义政府的权限将是必不可少的,同样必不可少的是在执行过程中征兵制度是公正和涵盖广泛的:没有对权势者网开一面。

这个分为两层的模式(即以基于征兵制的预备役军队作为志愿职业军人组成的常备军的后盾)将要求重新分配责任。小规模的治安行动或短暂的讨伐性战役将仍是常备军的专属职责。而对于任何规模更大和持续时间更长的行动,动员更多公民预备役军人将使全国人口立即与一场持久的战争息息相关,于是华盛顿的战争将成为人民的战争。当然,历史上很少有小规模战争会始终保持小规模或者打算速战速决的战役将按计划进展的例子。战争中风险无处不在。对这一事实的了解或许会激励有待征召的美国人(及其家人)首先关注华盛顿如何使用其常备军。

诚然,按量入为出方式提供战争经费和建立基于征兵制的预备役部队需要授权的立法。人们怀疑今天的国会拥有颁布这一立法所必需的政治勇气。尽管如此,阐明基本的原则是有价值的。下一届政府应该做这件事,从而启动早该进行的对军事体制的重新评估。(编译/曹卫国)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反战人士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白宫前高举标语,抗议美国可能对叙利亚采取的军事行动。新华社/法新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