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名统一,砥砺前行

2016.07.06 16:55来源:参考消息网

到底是“焦科维奇”还是“德约科维奇”?日前,关于这名塞尔维亚网坛巨星的译名之争受到了外界的关注。细心的读者发现,新华社记者6月初采写的文章中刚讲了“焦科维奇”在红土(法网)完成了“全满贯”。半个多月后,国内媒体又纷纷在温网揭幕战中描述了“德约科维奇”的最新胜利。

译名工作其实早有标准和规矩可循。上世纪50年代,周总理指示“译名要统一,要归口于新华社”奠定了新华社译名室的权威。但令人遗憾的是,译名乱象却在近些年里愈演愈烈。

“译名室一直在为译名统一而努力。在新的历史时期,一方面,我们在坚持原则,坚守底线,另一方面也在与时俱进,不能闭门造车。”新华社译名室主任李学军这样告诉《国际先驱导报》。

“名从主人、约定俗成”

译名室成立之初,国内曾经讨论过如何统一译名。当时,在周总理指示下,新华社、外交部、军委机关、教育部、中联部等10多个单位专门派人举行了会议。这场会议商定,由新华社制订译音表,并且确立了外文译名要“名从主人、约定俗成”两大原则。

李学军介绍说,“名从主人”是指,译名要根据翻译对象所属的国家或民族语言的发音规则来定。“比如,之所以翻译为‘焦科维奇’而不是‘德约科维奇’,就是因为他是塞尔维亚人,这一译名是根据塞尔维亚语的读音译写而来。再比如,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虽然是美国人,但他出生在德国。如果他的名字照英文译应该译为‘基辛杰’。但考虑到他祖籍德国,译名室当年根据德语的发音译写规则,把他的名字译为‘基辛格’。”

而“约定俗成”,是指对大家已经使用了很长时间的译名,如“罗斯福”、“斯大林”等,继续沿用。

译名室的历史上也曾发生过不少趣事。李学军说,最初的译名工作还跟意识形态挂钩。例如,朝鲜战争时期的美军司令李奇微(Ridgway)原本译为“李奇伟”,后来译名室将“伟大”的“伟”改成了“微小”的“微”,因为想“有意贬低一下”。不过,随着中国不断走向世界舞台,译名用字忌含褒贬的规则已成共识。

1965年5月,新华社译名室经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了《英语姓名译名手册》,俗称为“英语百家姓”,这是译名走向统一的重要成果。1993年与2007年,译名室又委托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先后出版了《世界人名翻译大辞典》第一版、修订版,汇集了近70万条词目,为译名工作树立了规范。

盲目抢时效导致的译名乱象

但随着新媒体时代的来临与媒体市场化竞争的激烈,译名乱象和有关争议开始明显增多。

2011年,“基地”组织头目被击毙的消息被媒体广为报道,然而,译名室将其称为“本·拉丹”,但不少媒体在报道中称其为“本·拉登”。

有媒体电话咨询译名室,发现原来“拉登”最早是广播电视媒体根据英语或者汉语拼音的发音而译。译名室认为,“基地”组织的这一恐怖头目祖籍沙特阿拉伯,因此,根据“名从主人”的译名原则,应当按照阿拉伯语的译写规则来翻译他的名字。

“由于英语的相对普及,为了抢时效,一些媒体在翻译外国人名地名时,不管这一人物或地名来自哪个国家,往往是直接参照英语甚至中文发音来译写,结果出现了不少错译。”李学军说道。

类似的例子还包括:巴基斯坦的Gwadar港被众多媒体翻译为“瓜达尔”,但根据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的《世界地名录》等权威辞典,Gwadar应被译为“瓜德尔”。

去年1月,法国巴黎的《沙尔利周刊》(Charlie Hebdo)办公室遭遇恐袭,国内众多媒体在报道时也都按照英语发音把之译为《查理周刊》,但“Charlie”这一名字在法语中应被译为“沙尔利”。为此,译名室曾专门在《参考消息》上刊文,解释为何应该译为《沙尔利周刊》而非《查理周刊》。

译名无小事

其实译名准确与否,影响不仅限于公众接受层面,有时候还与外交工作关系紧密。

最近几年来,叙利亚的“艾因阿拉伯”(Ayn al Arab)一度因发生激烈冲突而成为世界关注焦点。外媒将这一地点叫作“Kobani”或“Kobane”,中文都译为“科巴尼”,这一名称曾被媒体和网站大量使用。但经译名室了解,“科巴尼”是叙利亚当地库尔德人的叫法,“艾因阿拉伯”才是叙官方认可的名称。从尊重叙利亚主权的角度考虑,应统一采用“艾因阿拉伯”。由此可见,一个小小的地名翻译也能反映和折射出一个国家的主权问题。

相比之下,在翻译国外领导人的名字时,准确、统一的译名更为重要。

5月底,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当选为菲律宾下一届总统(6月30日举行就职仪式)。此前,这位菲律宾达沃市长在国内部分媒体上的译名为“杜特地(蒂)”。如今,根据新华社译名室的最新翻译,国内报道菲律宾新总统时已统一为“杜特尔特”。

其实早在今年2月,国务院新闻办主持召开了中央媒体关于重要译名问题座谈会。根据与会多数代表的意见以及“约定俗成”的译名原则,决定把法国杂志“Charlie Hebdo”统一为《查理周刊》,把美国金融大鳄Soros的译名统一为“索罗斯”(他出生于匈牙利,原应译为“绍罗什”)。不过国新办同时强调,各级各类新闻媒体及所属网站、学术研究机构、出版机构等对有关国外主要名称的中文翻译,都要以新华社译名为准。

“译名是一项学术性、专业性很强的工作,译名的背后包含着政治、宗教、文化等诸多因素,译名工作必须将这些因素综合考虑在内。由衷地希望,译名的标准和规范能够得到更多人的重视,译名工作能够更加完善、统一。”李学军说。

分享至:

热点新闻